1 photo
1、李文燕通过控制毕研忠控制了德州国税。真是聪明至极,李文燕和毕研忠都是一个人在德州,作为领导干部做了违法乱纪的事,上级相当于派了德州的女婿在德州国税当政,一切的回避和异地任职的要求形同虚设。他们低级趣味,权色交易,祸害德州国税。 2、 毕研忠在台上一套台下一套,当所有人看到一个天天在主席台上训话的领导干部的光辉形象再对比接受女下属的性贿赂的照片,会是怎么的惊讶? 3、 他们认为这事真的可以不被人知道, 想想宋喆一年后还可以被刑拘,新证据哪里来的?干了违法的事别人就真的不知道?犯了众怒,下场能好的了吗? 4、 李文燕就是破鞋,毕研忠又是搞破鞋出身?毕研忠在莱芜就搞的沸沸扬扬,怎么就没有记性呢?但是李文燕记住了,毕研忠一来两人就苟合了。 5、 那个破鞋就是跟局长这个职务睡觉的货,不是跟毕研忠这个人,李文燕就是看中了毕研忠手中的权力,恶心,你俩互相真够口味重的,墙都不扶就服你俩。另外,毕研忠不想一想,认真思考一下,要是不当局长了,谁跟他翻脸的速度最快呢? 6、毕研忠大会上口口声声提拔了那么多干部,看上去好像是为德州做了贡献,但是为什么那么不得人心呢?,毕研忠其实是为了自己捞钱才调动干部的。现在副处级干部的提拔被省局停了,毕研忠感觉很不爽,是因为少收入很多钱吧?!但是省局做的还很不够,应当彻底查处毕研忠和李文燕,能做出这样的龌龊事,收受了多少贿赂就真是不敢想象了,他们只收大钱,一次受贿就比普通干部一年的收入还高。毕研忠也够“大公无私”,受贿再多也是李文燕的收入,毕研忠根本带不回家,因为德州已经有了家,这是毕研忠来德州最大的收获,当了皇帝,当了新郎,有了妃子,家庭、党的事业等其他的就都不在他的考虑之内了。 7、如果公开公正的竞争需要找那么多人谈话吗?毕研忠李文燕找人家谈话人家就感恩戴德的了吗?他们真的那么天真吗?毕研忠的控制力真的那么强吗?人在做天在看,失去信用,失去民心,他愚弄德州国税的每一个人,德州国税的人们对他已经失去信心。
  • 15 Oct 2017
  • 7
Share Gallery
4 photos
我们反映的是德州市国税局党组书记、局长毕研忠和德州市国税局人事科科长李文燕严重违纪的事实。他们勾搭成奸、耍弄权术、结党营私、架空党组、违反八项规定、丧失原则、搞个人崇拜、以个人好恶评定干部、散步恐怖气氛,无组织原则的用人和排挤人,相关材料已经反映到山东省国税局各党组成员。德州国税正义的人们也能想到了毕研忠是从省局下派的干部,在济南人脉很神通,会利用关系阻碍调查,但是没想到毕研忠能量太大,省局收到反映信两个月了,竟然没有任何处理结果。下面把毕研忠对抗调查的事实反映如下: 一、毕研忠对抗上级调查。问题反映后,8月中旬省局调查组来到德州市局,毕研忠由于做贼心虚,怕省局把德州国税真实的情况调查清楚,毕研忠亲自指定参加省局谈话对象,人员名单要经过毕研忠的认可。省局来调查毕研忠的问题,试想一下毕研忠还是德州国税的一把手的情况下,调查的客观性就已经大大的打了折扣,奇怪的是毕研忠胆大妄为再能确定谈话对象,还能谈出什么来呢?举例来说,今年5月份毕研忠提拔的唯一的一个正科长参加谈话,他能说毕研忠存在的问题吗?毕研忠李文燕的问题就在那里明明白白的摆着(相关图片证据省局每位局领导都有),请上级主管领导正视问题,不要袒护,严肃处理,让他们得到应有的惩处。如果山东省国税局部分领导等人不能让德州市国税局正义的人们信任,只有总局和纪委才能真正调查严肃处理了,那就把有关资料发送给相关部门。省局收到图片资料都是有视频的,如果公布到网上损坏的是税务系统的形象。 二、省局调查结论应该公布。省局已经来德州调查过去两个月了,德州国税的人们还在等着省局的调查结论,为什么迟迟不给出一个说法呢?省局放话说图片不是现场,试问不是配偶能捉到现场床上吗?就算是堵到室内他们不开门不也不是现场吗?这是在息事宁人,让时间冲淡一切的做法吗?要真是那样,天下还有真理吗?德州国税的干部职工本着照顾大局,系统内的事情让系统自己解决的想法,也是充分信任上级领导的心情,不把这些丑事公布到网上,但是这样下去真理迟迟不能得到昭雪,也只能把相关内容和资料公布于众了,让天下人评判吧,德州国税是不是流氓和荡妇在治理。上级主管机关是如何进行选人用人的,还有对问题是如何漠视和放任不管的,让世人评论吧。国税系统是全国垂直管理的系统,各单位一把手都不是本地人,但是德州国税由于毕研忠李文燕的奸情,李文燕通过毕研忠成为了德州国税事实上的一把手,毕研忠成为了德州的女婿,一切的亲属回避都成了空文。 三、省局纪检组长周增峰听信毕研忠的一面之词。周增峰组长应认真检查毕研忠的问题,应从治理德州国税的顽疾出发,而不应该没有原则的袒护毕研忠,压制正义力量和呼声,这样就没有人敢于说话,任由问题继续发酵而得不到治理,德州国税毕研忠更加嚣张,在德州国税毕研忠公开叫嚣与周增峰组长的关系多么好,这是什么意思?周组长不可能徇私啊,毕研忠的这些小伎俩怎么能够得逞?毕研忠在德州国税大搞个人崇拜和一言堂,他的语录要在全市各个县局最重要的位置大力宣传,上级的声音和指示被压缩到一隅,哪个县局对他个人的崇拜达不到要求被他看到当场就批评。上级要求的如果不和他的意就轻描淡写的应付,比如总局大力推的数字人事和绩效考核,他虽然会上也提一下这两项工作,但是实际上不按照执行。2016年绩效考核第一的科室没有一人被提拔,相反考核最后一名的科室4人全部被提拔,全市干部都看在眼里,大家明白了只有毕研忠高兴才会被重用,投其所好,风气更加不正了。 四、毕研忠热衷于调整干部,他来到德州国税仅仅3年,竟然调整了340名左右的干部(其中全市13个县局长有8个是毕研忠近1年半提拔任命的,副局长还有科长副科长就更多了),全市也就是只有1500左右的在职干部,这是为什么?看来调整干部是有好处的,提拔一个县局长前后要给毕研忠10万以上,副局长、科长、副科长大多也得有所表示(肯定有个别的不表示的),这样算下来340多个干部调整,毕研忠敛财得有500万以上,如果连同收受的纳税人的财物,3年来毕研忠敛财在1000万以上。要知道德州国税的普通职工一年不吃不喝也就收入7万元。毕研忠为了有位置提拔干部竟然违反规定,他亲自与50岁以上的有职务的干部逐个谈话,要求其主动写申请辞去领导职务(慑于淫威答应了的,毕研忠在全市干部大会上公开表扬,不答应的就给小鞋穿),提半级给个非领导职务,一批年富力强的干部提前离岗了,即使上班也没有工作安排,类似吃空饷,他在大会上公开说只要一半的人干活就行,也就是说工作不重要,经营权力捞钱才是根本。另外毕研忠的工作能力确实非常低,按说调整这么多干部应该是德州国税的人都很感激他吧,但是情况恰恰相反,德州国税民怨沸腾,毕研忠自己也再大会小会上也说为什么那么多告状的?这个就应该问他自己了,如果真的做到了公开公正透明,大家能不心服口服吗?
  • 10 Oct 2017
  • 36
Share Gallery